翻大学的笔记本,自己写着:

”画画是个人对世界的解读,重构“

如此高端洋气的话,大概是当时建筑理论听多了。。。

但又想了想自己想象力是在有限,还没有耐性,

技术也实在有限,也没有机会正儿八经学美术,进入提高自己的正循环。

也许大学时候的自己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说了这种话。

可能这才是我这种门外汉坚持画到现在的唯一慰藉。。。

最近碎碎念太多了。。。大家就看图吧

*图临摹的是之前转的一组原始部落 http://www.beforethey.com/tribe/nenets

评论
热度(12)
© 三月一/Powered by LOFTER